绥化地图:17岁《少年杀戮59》岁<独居女,>遗体被‘发’现 时全身[赤裸,]杀 人念头“成”

4月22日,据媒体 报道,[河]南信 阳<一59>岁的(独)居‘女’子“在家”中【遇害,】现{场}残【忍】到《怒不可》遏,{而}凶「手」居『然』是同《村一个》年仅17 岁[的少]年。

据<了解,死者被>发(现时身)上『覆』盖着<被>子,但全‘身’赤 裸,[身]体 也【已有些】发黑,死【时】遭「遇」过【什么真】是难【以】想(象。犯罪嫌疑)人曾〖坦〗言,“他”在{杀}死女‘子’前向‘其’索要1000元,“至于杀”人【念头,】还在警【方的观】察「中。

」此(次)悲剧{中,}犯罪〖嫌〗疑人(身份)特{殊,未满18周岁,}即《为》未「成」年「人,尚且」算作孩『子,』为「何」会“做出这般”残「忍的」事?

【实在,】未“成”年犯罪{并}不『在』少数。“就”在{不}久「前,安」徽<也>发“生了一起”震‘惊’众人的‘案’件,“一名13”岁 少年,杀死了[自己10]岁的堂 妹,还《抛》尸灌木丛。 凶手年[仅13岁,]还未到可以 负担{刑事}责「任的年」数,【却】能 面[色不]改地 行妖怪“之”事,其“心”里之冷硬, 让人心惊。

许[多]未 成人在刑『事』边『缘』游走,《与其》原〖生家〗庭(修)养的缺失{有}很〖大〗关系。他【们】要么是留守“儿童,”与年「迈的」老(人)相伴,【没】有人管教,要〖么〗怙「恃溺」爱 错[误教育,]那么家 庭环境恶(劣,受怙)恃行“为”不端<的>负『面』影『响。

』总之,在未‘成’年「人」处“于”价“值”观尚{未定型}的『阶段,』若是“缺乏准”确的指导,「就容易」误入《歧途,》行『欠』妥「甚」至〖违〗法之事。另‘有就是未’成人<的>好{奇}心‘强,’对是非判断『界线』模《糊,容》易 受损[友或社]会不良 青【年的】指使,为知(足)好 奇心而[去]做 了『不应』做《的事》情。

关【于】部门未成「人」犯罪之《后无》法负<担>刑事责任“的问题,也”让【众人感】受无〖奈。〗究【竟,】一《条》活生生「的」生命“在”他们手中竣{事,却由于}年<数>问“题,无”法被法律【制】裁。 对此,无[论是]受 害者家族『照』样【群】众 都有这样的[疑虑:杀人]以后 不<需要被判刑>坐牢,只需 要[接受管教,]是否对 死<者>不公, 也[对]杀 人〖者〗起『不到』惩戒的作「用?

自古以」来,都有人『提』倡,行“不”义《之》事,‘就’得【接受】一致“的责”罚, 才算[公正。现]在, 已‘是’法{治社会,更}是强调 人人平等,犯[了]罪就 应{该}接受法“律”制(裁。可是)当性命《遇》到(未成年人时,)却显〖得有〗些无足‘轻’重「了。对」此,有人「提」议,{将}刑责‘岁数’降至 十二岁,以[及]加 大『对』未成年‘人’的责《罚,》在(笔)者看来,这‘是一’个《准》确 且值[得]思 量『的』偏<向。

而现>在,‘要’想<有>用‘削减未’成《年人犯罪,笔》者《以》为,‘需’要『学』校、【社】会、<家庭以>及“未”成“年人自”己《的通》力《合》作。

<学校应>该加大「对孩」子<的>思想教育,培{育孩}子〖的〗传<统美德,>辅《助》孩子(形成)准确<的>价‘值观。社’会应该(增)强『杜绝』未【成】年‘人’犯罪的宣《传,接纳》措施让‘所’有适龄孩子〖都〗能进‘入学’校,接{受}到优「越」的{教育,}制《止未》成〖年人〗失(学辍)学,成为社「会不」良少(年。而未成年)人『自』己, 也[应该]自 觉“接受”教『育,』多读书,少结‘交不良同伙,’学(会)控「制自」己(的)行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新闻快报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